費倫的刀客
首頁 > 玄幻小說 > 費倫的刀客 > 第二二三章 首席執政官

第二二三章 首席執政官

目錄

    席德瑞恩的圣者們心不甘情不愿的離開了,帶著她們的信徒和追隨者。

     精靈和半精靈組成的反抗軍在當夜的突襲中并沒有造成什么破壞,甚至連人員傷亡也幾近于無。

     耕谷鎮平靜的就像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不過所有在當天夜晚走出屋子看熱鬧的人,都知道這片土地已經迎來了一個很強大的領主。

     那些有心武力保衛精靈在耕谷中的利益的人或者精靈,基本上都偷偷地離開了城鎮,卻也有不少心懷怨望的間諜和探子留了下來。

     雖然費倫并沒有“農村包圍城市”的明確戰略理論,但是只要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任何領主對鄉村的控制力度肯定無法和那些城鎮相媲美。

     所以面對威廉這么一個看起來無法匹敵的對頭,精靈反抗者們往鄉村和野外跑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更何況精靈在叢林中有著極為突出的優勢,幾乎每一個精靈(游俠)都是叢林戰的專家(來自某位谷地開墾時期的精靈皇帝的自夸)。

     當然如果不是事實上的實力不濟,又有誰愿意躲在叢林里過茹毛飲血、餐風宿露的日子。哪怕是前世最極端的那啥保護主義者,真要把他們放到荒野之中玩極限求生(指脫離一切與人類社會的關聯,比如不使用任何文明化造物),不出三天就得崩潰。

     曾經有一段時間,精靈的社會代表著費倫最先進、最發達的文明,璀璨而又神秘的迷斯·卓諾,曾經是所有精靈(包括諸位面精靈)心目中最燦爛的明珠。

     沒有人能夠說清楚,曾經讓一段時期的人類甘當舔狗的精靈文明到底是如何衰敗的,以至于大部分精靈不得不遷徙到西方與大地隔絕的永聚島,過與世隔絕的日子。

     有人說皇冠戰爭和席德瑞恩神系的分裂導致了精靈的衰敗,只是那些大事件距離現在的精靈太遠了,總讓人感覺有些牽強附會。

     也有人說是獸人的入侵導致了精靈的衰亡,畢竟曾經有很多輝煌的精靈王國和城邦傾覆在獸人狂潮之中。但是在獸人面前比精靈慘的種族不止一個,人類、矮人以及其他一些智慧種族俱都深受其害,其中有無奈衰亡的,卻也有破后而立的例子存在,比如當年的耐瑟瑞爾。

     威廉在費倫所學的第一種異界文字就是精靈文,第一門異界外語也是精靈語(威廉第一母語是漢語,第二異界母語為通用語,第三異界母語火元素語正在學習中),他讀過的大部分本地書籍也基本上都是以精靈語寫就的典籍。

     正因如此,威廉對精靈的文化可謂了解至深,結合前世的知識和對費倫世界的一些深層內部的了解,他總感覺精靈這個種族有點問題,他們的文明退縮得有些不合常理。

     想到自己的領地東北方向,正好毗鄰著一個傳統意義上的龐大精靈勢力范圍,威廉自是生出了要試探一下的心思。

     說起來,科曼索的地理位置也著實不錯,此地區北鄰月之海,東北部一小塊區域接連瀚土,正東方向卻又被巨龍海灣隔開,與瀚土的主要區域隔海灣相望,而巨龍海灣再往南就是費倫最大的內陸海墜星海。

     在地地圖上看的話幾乎跟華夏的中原區域相類似。比較可惜的是整個科曼索幾乎都被龐大的森林所覆蓋,而不是可以大面積耕種的平原熟地。

     也正是這片廣袤的叢林把谷地聯盟擠壓成了一個彎曲的長串,如果不是有阿沙巴河把大部分谷地城邦串連起來,整個谷地聯盟根本就難成氣候。

     科曼索的精靈在巔峰時期足有近百萬,乃是精靈在費倫最大的三個聚集區之一。不過自從精靈大遷徙開始至今,已經有超過百分之九十的精靈離開了科曼索,只留下一批不到五萬人口的留守精靈。

     這些留守精靈其中一小部分是懷念故土,不愿意背井離鄉的守土派精靈,絕大部分卻是不符合遷徙標準的遺棄流精靈。

     何為遺棄流精靈,那些犯下重大過錯卻又罪不至死的,品行低劣眾所厭棄的,勢單力孤地位卑微的,才能粗陋不堪大用的···總之都是在精靈的主流社會遭排擠的一群人。

     按理說精靈社會的主體搬遷走了,留下的好大地方和空閑出來的資源,足以讓這些少數分子翻身農奴把歌唱。

     可令人難以理解的是,留守的精靈并沒有安安生生的待在那些精靈棄業里過老爺日子,反而一股腦的往周邊地區發展。

     如果這么干說一般人可能不大理解,我們可以打個比方來形容。

     如果把巔峰時期的科曼索尤其是密斯·卓諾比作威廉前世的滬市的話,那么周邊的谷地城邦就相當于滬市周邊的縣鎮小城。

     如果突然有一天,滬市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都以近乎舍家撇業的方式搬走了,而且這些人還都是滬市人口中的精英人才,只剩下一小部分沒有能力的貧苦人被遺棄下來。

     偏偏這些被遺棄的人不但沒有去侵占那些搬走的人遺留下來的物產財富資源,反而也拼命的往周邊縣鎮跑。

     但凡出現這種反常的情況,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到被遺棄的滬市有問題。

     而科曼索正在發生的,正是這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問題的狀況。

     耕谷正是科曼索留守精靈重點攻略的地區。

     威廉雖然嘴上說要趕走滯留谷地的精靈,其實只是一種唬人的策略而已,整個谷地缺人口缺的厲害,威廉怎么可能舍得把幾千幾萬的優質勞動力往外頭趕,這年頭人口才是最大的財富啊。

     只不過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精靈在人類面前普遍存在著一種莫名的傲慢,一種難以言說的優越感,這讓很多精靈在與人類混居的時候總是會鬧出不小的矛盾。

     總之一句話,對人類的領主來說,精靈就是一種很不好管理的傲慢家伙,尤其是當精靈的數量達到一定的程度時,管理難度更是翻番的往上冒。

     而耕谷的精靈甚至已經在潛移默化中走上了社會上層階級,就威廉這種近乎空降一般的領主想要統帶好他們著實是一個難題。

     所以威廉才要搞點事情,目的就是打掉整個精靈族群的傲慢,也好管束這些總喜歡鬧幺蛾子的家伙。

     當然耕谷鎮的那群警衛隊并不是威廉計劃中的犧牲品,而是有著不可推卸的取死之道。那位艾麗蓮·黎明號角乃是戀家守土派精靈的代表,也是整個留守精靈群體的領袖人物。

     而守土派精靈即便放在大遷徙的精靈當中也是數得著的精英,他們都是驕傲的優雅族裔至上者,別說臣服于人類領主,這些精英精靈壓根就是想要在耕谷建立獨屬于精靈遺民的獨立王國。

     你們說這些刺頭不死誰死?!

     話說自從三位精靈一系圣者被威廉教訓了一頓之后,耕谷鎮的情況就變得有些波瀾不驚。當然耕谷鎮外的鄉間郊野依然混亂,那些跳出來造反立山頭的精靈開始逐漸往土匪強盜的方向轉變。

     正所謂身懷利刃,殺心自起。掌握了力量的精靈依然逃不過貪婪的誘惑。

     他們不但阻斷耕谷鎮與外界的聯通商道,更開始對居住在鄉野的人類農夫甚至半精靈進行搶掠壓榨。

     對于這種情況威廉卻是早有預料,不是每個造反者都是心向人民的隊伍。

     而這也符合威廉的預期,耕谷的主體人口還是人類,大約占本地區總人口的九成左右,只是這些人大都被精靈的潛移默化蠱惑了立場,十個人里倒有八九個是哈精靈的,剩下的一兩個也是待轉化的積極分子,不給他們下點勐藥,讓他們徹底認清精靈的“真面目”,威廉還真不好統轄本地的人心向背。

     當然對于耕谷鎮外面的亂局威廉也不能完全放任不管,而剛剛投效其麾下的武僧戰團就恰好派上了用場。

     武僧戰團全員加起來一共一百零三人,威廉又從自家的衛隊中選出十幾人,組成了兩支每支各六十人的鄉間巡查隊,負責對肆虐于鄉野間的精靈強盜進行驅逐打擊。

     威廉對巡查隊的任務要求比較特別。

     對于一般的精靈強盜,抓住了抽一頓鞭子,然后勒令限期離開耕谷,并收繳他們的個人物資,不管這些物資本就屬于精靈,還是他們從鄉民那里搶掠來的。

     對于那些曾經殺戮過普通平民的兇殘強盜,抓住了則是直接斬首示眾。

     由于是第一次接受威廉委派任務的武僧戰團,一眾武僧們卻是展現出了極為狂熱的積極性,他們迫切希望能夠在這次任務中向威廉展示一下自己能力,以表達對金剛大尊者的忠誠和擁戴。

     于是在隨后的日子里,耕谷的鄉野之間頻頻出現頗為驚人的一幕,無數的武僧冒著精靈們射出的箭雨,嗷嗷叫著發起決死沖鋒,甚至有的混身像刺猬一樣插滿了箭支,卻依然彪悍的沖進精靈的戰團之中開片。

     話說優雅慣了的精靈哪見過這等不要命的對手,但凡碰上巡查隊基本上就是一觸即潰的結果,而且武僧基本上都擅長【健步如飛】【輕身墜】等一系列提升奔走速度的特技專長,以至于大部分精靈就算想逃跑也不可能,最后只能乖乖的當俘虜挨鞭子。

     當然武僧們也為自己的魯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武僧在第一次戰斗中遭受了重創,兩個實力不足的倒霉蛋甚至被直接射穿了腦門和喉嚨當場身亡,至于其他受輕傷的武僧更是幾乎一個不落。

     哪怕武僧這個職業天生自我恢復能力比其他超凡職業更強,卻是也經受不住這等摧殘,以至于武僧戰團的第一戰險些被打崩了士氣。

     畢竟信仰崇拜是一回事,能不能活著又是另一回事兒。

     不過當威廉從烈焰之門里召喚出一頭咒火鳳凰,用澎湃的生命能量幾乎將所有的傷員治愈如初之后,武僧們的斗志重新變得高漲。

     而威廉也許下了諾言,只要你們不當場咽氣兒,等回來以后老子就能讓你重新活蹦亂跳。如此武僧戰團的士氣幾乎徹底拔升到了極點,從此他們的戰斗風格幾乎變得比野蠻人還野蠻,比狂戰士還瘋狂,從此成為了戰場上的一股泥石流。

     一般武僧總喜歡毫無防護的參與戰斗,他們不喜歡使用兵器,也很少穿戴任何護甲,基本上披一領麻布袍就是完事兒了。

     很多人都說這是武僧這個職業本身就厭棄任何護甲裝備,他們追求以最貼近自然的方式進行戰斗。

     威廉認為說這種屁話的人不是傻就是壞,鬼特么的貼近自然,動物還知道往身上疊甲呢,你人就不知道上防護,腦子呢?

     武僧不穿護甲其實只是不知就里的外人的一種誤解。

     造成這種誤解的原因主要有三個。

     一個是武僧發源地卡拉圖的傳統,卡拉圖大陸經常出現大一統的王朝帝國,而這些政權無一例外都對治下子民的管理比較嚴苛,其中有一條就是禁甲令。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換源App】

     禁甲令的主要內容為:任何百姓或組織,但有非法持有甲胃者,持甲一領,沒收甲胃,持甲人斬首或發配;持甲三領或以上者,按謀逆論處,族誅。

     所以最傳統的武僧為了規避這項禁令,不得不著重研習無護甲防護下的戰斗技巧,漸漸的就把無護甲戰斗當成了一種習慣。

     第二個原因則是武僧之間的教學習慣。武僧的師徒傳承最常見的就是以徒手戰斗切磋的方式進行,這個時候你要是穿一身盔甲去挨拳頭,你看你師傅會不會發瘋。

     第三種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那就是“窮”鬧得。但凡武僧組織,幾乎很少有富裕的,而且這個職業對各種藥草的需求量極大,一般想要穿戴價值不菲的盔甲幾乎就是一種奢望。

     當然威廉卻是從不缺乏盔甲供手下裝備,雖然武僧們一開始還真不太習慣穿甲作戰,不過在威廉的強硬堅持下,他們還是勉強應承了下來。

     出于對武僧的戰斗習慣和傳統的考慮,一開始威廉并沒有給他們配備多么豪華的裝備,只是提供了只能遮擋要害的簡易護甲。www.xsjw.cc
如果喜欢《費倫的刀客》,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