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第一嬌
首頁 > 科幻小說 > 皇城第一嬌 > 552、新船與計劃

552、新船與計劃

目錄

    林家祖籍就是漳州,后來離開漳州也依然留下了一支在本地守護祖宅。

     兩個兒子和女兒過世之后,林老太爺心灰意冷干脆辭官歸隱,舉家重新回到了漳州。

     前后也不過才十來年的時間,如今的林家依然是漳州數一數二的當地豪族。

     林家有自己的遠洋船隊,還有自己的造船廠,主要的營收也就是造船和遠洋貿易兩大塊。

     前者靠林家出色的造船技術,后者靠林成鈺當年小小年紀就敢帶著船隊出海的魄力。并不怎么擠占本地生意和資源,因此林家雖然時隔幾十年才重新回到漳州,卻并沒有引起漳州本地豪族的反感。

     相反,漳州本地的大小商人也因為林家一手建立起來繁榮的海上貿易獲利不小,自然都愿意跟林家來往。

     另外,漳州不少人也知道,林家雖然離開了朝廷權力中樞,但名震天下的駱大將軍是林家的女婿,駱家下一代家主是林成鈺的外甥。一般人腦子沒病,也不想招惹林家。

     林家的造船廠修建在海邊的一處海灣里,遠遠的就能看到那里停著好幾艘巨大的船只,其中還有尚未完工的。

     許多工人正在船上忙碌著,整個船廠喧鬧忙碌卻井然有序。

     駱君搖之前已經跟謝衍去過朝廷的官方造船廠,那里建造的是更大也更復雜的戰船。此時再看到這些,依然還是難掩歡喜激動,因為之前看的是朝廷的船,現在這些都是她的啊。

     林成鈺跟在旁邊,笑看著駱君搖問道:“覺得怎么樣?”

     駱君搖道:“看來很棒!”

     林成鈺道:“為了你這幾艘船,林家可是兩年沒有接過別的訂單。最好的工匠師傅都給你用上了,開始制造之后更是再三小心,你放心…咱們林家也不是這十來年才開始造船的,那些師傅都是幾十年的老人了,他們都說這船比以前那些更加結實安全。”

     駱君搖笑道:“等這幾艘船開出去,那些被舅舅推掉的訂單立刻就會回來求著舅舅啦。”

     林成鈺也笑了,點頭道:“說的不錯,這么算來還是舅舅占了你便宜。說說看,想要些什么補償?”

     駱君搖連忙搖頭道:“您是我舅舅,還說什么補償呢?就算是外甥女孝敬舅舅的了,只要以后舅舅記得繼續給我打折就好了。”

     林成鈺聽出了她話里的意思,“你還要造船?”

     駱君搖道:“要肯定是要的,不過不著急,先試試水再說。”

     澹臺楓站在一邊,揚眉道:“你們舅甥倆倒是聊得開心,林家主藏了好幾年,如今總算肯拿出來給人看了,總要讓我們上船看看吧?”

     林成鈺也不生氣,點頭笑道:“澹臺島主請。”

     上了船,感覺就更不一樣了。

     寬敞巨大的甲板上,工匠們還在對已經建好的船只做最后的修飾裝潢。

     海平面一望無際,在遠方與湛藍的天空融在了一起。

     海面上有海鷗展翅飛翔,天空中白云朵朵。

     海天之間,巨大的船只靜靜地停泊在海邊。船上美麗的女子歡快地轉著圈兒,笑聲清脆悅耳讓忙碌的工匠們也不由停下手中的工作,抬頭看了過來。

     謝衍站在一邊,含笑看著歡快駱君搖,眼神專注溫和。

     “阿衍,你看這是我的船!”駱君搖蹦到謝衍跟前,仰起臉和他道。

     謝衍點頭,聞聲道:“嗯,搖搖很厲害恭喜搖搖。”

     駱君搖靠進他懷中,雙手環住他的腰道:“等以后你不忙了,我們就坐我的船一起出海。我們去周游列國,去找傳說中的仙島和寶藏!”

     “好。”謝衍輕聲道。

     駱君搖拉著斜眼走向船頭,兩人就站在船舷邊,悠閑自在的欣賞著海邊的景致。

     澹臺楓跟著林成鈺參觀整艘船,聽著他講述新船各處的功用以及與原本船只的不同。

     澹臺楓也聽得很是認真,聽完之后澹臺楓很是誠懇地問道:“林家主,這船你們以后還造么?”

     林成鈺了然,道:“自然,澹臺島主有興趣?”

     澹臺楓道:“海上討生活的,誰不想要好船?先給我來兩艘。”

     林成鈺道“沒問題,一艘五萬五千兩,我給島主算五萬兩。”

     一下子抹掉了一萬兩銀子,不是交情足夠好絕對拿不到。但是……

     “林家主,你下手是不是太黑了?林家之前的船,最貴的也不過才三萬六千兩吧?”

     林成鈺挑眉道:“澹臺島主,你看看這船的大小,還有工藝和用料。更不必說,這船在海中航行的速度,就比尋常上船快了不少。還裝置了不少防御的機關武器,若是在海上遇到了海盜也可抵御一二,甚至直接甩開海盜沖出包圍。”

     “咳咳……當然,澹臺島主或許用不上這個。”

     澹臺楓斜了她一眼,“你什么意思?”

     林成鈺道:“無意冒犯,不過這船載貨的量,一艘也抵得上兩艘三萬兩造價的商船了吧?所需要的船工,卻只比別的船多一半。”

     澹臺楓若有所思,船的大小,堅固性,速度都是值得關注的問題。同樣人員多少也是需要關注的,遠洋船隊在海上半年一年都是常有的事情,人員開銷自然也是一大筆錢。

     最后澹臺楓還是決定相信他,“下船就交定金,不過……如果這船沒有你說的那么好,可別管我翻臉。”

     林成鈺拱手笑道:“怎敢欺瞞澹臺島主?實不相瞞,我們林家的船隊,也會慢慢替換成新船。”

     澹臺楓這才滿意,揚眉道:“林家主好福氣,你這位外甥女可不簡單。”

     林成鈺道:“駱家沒有簡單的人。”

     澹臺楓一時倒是無話可說了,可不是么,駱大將軍名震天下,駱大公子如今主政一方,駱二公子在邊關也是混得風生水起,駱家還真就沒有簡單的人。

     兩人走出船艙,就看到前方船頭上駱君搖和謝衍的背影。

     兩人正靠著站在船頭看風景,時不時駱君搖還笑著回頭跟謝衍說話。

     雖然看不見謝衍的表情,但看他低下頭,一手扶著駱君搖腰間的模樣,想必也是極其溫柔的。

     澹臺楓一時有些感嘆和羨慕。

     澹臺楓沉吟了片刻才對林成鈺道:“駱家人卻是都很厲害,但我還是覺得攝政王妃是最特別的。”說罷越過林成鈺轉身往另一邊走去。

     人家夫妻情深,她這個孤家寡人就不過去湊熱鬧。

     林成鈺微微挑眉,低眉思索了一下,才點了點頭,“確實。”

     早些年他其實也打聽過這個外甥女的消息,但結果都不怎么好。甚至他派人去上雍送禮,小姑娘都拒絕見他派去的人。說不失望是假的,他也只能用孩子年紀還小安慰自己。

     他常年在海上,收到外甥女嫁給了攝政王的消息已經比較晚了。倒是姐夫駱云在信中頻頻炫耀女兒乖巧懂事,讓林成鈺驚訝之余也深感欣慰,覺得小姑娘終于長大了。

     后來收到商越幫忙送來的信,林成鈺就真的被驚到了。

     他不是震驚于外甥女給自己送來如此珍貴的圖紙,而是震驚于她一個小姑娘竟然有如此的眼光和雄心。

     直到去年中秋,他才在時隔多年之后真正見到了已經知道了的外甥女。

     第一眼林成鈺就覺得,他跟這個外甥女會很投緣。

     果然,他們確實很投緣。

     如果自己不是駱君搖的親舅舅,只怕攝政王早早地就會將他趕出上雍那樣的投緣。

     從造船廠出來,一行人又一起回了林家祖宅。

     林家的祖宅占地面積極大,是一座已經有上百年歷史的典型漳州風格的宅邸。只是如今,宅子里住著的人卻不多,能稱得上正經主人的也只有林成鈺一人。

     如今駱君搖等人的到來,倒是讓往日里空蕩蕩的宅子多了幾分人氣。

     回到林府,林成鈺就被澹臺楓拉去談買船的事了,駱君搖和謝衍閑來無事,便在府中散步閑逛。雖然來了又兩天了,但整個府邸他們卻還沒有逛完。

     林家的管事下人有不少是當初跟著從上雍回來了,也都知道駱君搖是自家大小姐的女兒,對待駱君搖恭敬有禮之余,更多了幾分親近。

     “啟稟王妃,商公子來了。”

     駱君搖笑道:“請他進來吧。”

     管事應聲去了,駱君搖拖著謝衍往回走,一邊問道:“你猜商越是來做什么的?”

     謝衍道:“商越不是說搖供你差使么?我們在漳州留不了多久,他應當是來跟你商量后面的事情的。”

     駱君搖嘆了口氣,道:“我都覺得有點對不住商家了。”

     “為何?”謝衍挑眉道。

     駱君搖道:“人家好好一個貴公子,再不濟以后也是個江湖名宿,被我騙來跑商做生意……”而且還是海上生意,她都怕將來商越回到上雍,家里人都認不出他了。

     謝衍抬手揉了揉她的發絲,輕笑道:“江湖名宿也是要吃飯的,不然你以為問劍閣里為什么那么多弟子愿意跟著他一起出來?”

     駱君搖眨了眨眼睛,道理她其實都懂,只是大約受前世武俠影響,總覺得大俠們從來不需要考慮錢的問題,隨手就能掏出五十兩銀子買個肉包子不用找零。

     謝衍道:“你找商越來幫忙是對的,做海上生意危險重重,問劍閣的人別的不必說,至少實力都不錯。除非遇到人力難以應付的事情,否則自保總是不成問題的。”

     “嗯!”駱君搖認真地點頭。

     兩人回到暫住的院落時,商越已經在里面等著了,見兩人攜手進來連忙起身見禮。

     “見過王爺王妃。”

     “商公子不必多禮,請坐吧。”駱君搖笑道。

     商越謝過落座,謝衍和駱君搖也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駱君搖道:“商公子特意過來,可是有什么事?”

     “王妃已經看過林家造的船了?”商越問道。

     駱君搖點了點頭,商越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復雜。

     他比駱君搖更早就看過造好的船,又有這兩年跟著商家各國游歷的見聞,自然更明白跟駱君搖合作的好處。

     商越道:“王爺和王妃應該在漳州留不了多久,不知后面有什么計劃?”

     駱君搖道:“商公子是這么想的?”

     商越道:“在下的想法是,既然船已經交付,今年總要跑一趟看看效果如何。”

     駱君搖偏著頭道:“漳州與陸地畢竟隔著一片海,貨物裝卸都不甚方便。寧州附近也沒什么合適的港口,商公子覺得越州以南的南溪港如何?”

     商越松了口氣道:“我也正想跟王妃說這件事,漳州雖然在南海,但畢竟與陸上隔了海,作為中間停留的地方不錯,但如果我們一直駐留在漳州,以后裝卸貨物都要再多經過一番轉折,實在是沒有必要。南溪港雖然遠了一些,但距離中原腹地卻近了許多,正合適從那里收集分發貨物。”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沒說,漳州就這么大的地盤,漳州人本就多做海上生意,他們去了等于是硬擠進去搶地盤。他們有攝政王府和駱家做靠山,倒也不怕。但對林家總歸還是有些影響的,而駱君搖要稱呼林成鈺一聲舅舅。

     商越繼續道:“我不久前跟中原各地的一些商戶聯絡過,如果需要他們都能為我們穩定供應貨源。只是運到漳州的成本太高,路上也麻煩,讓他們有些擔心。如果是在南溪港,哪怕是嘉州益州這些地方,也可以順江而下直達南溪港,十分便利。”

     駱君搖點頭道:“那就這么辦。”

     商越拱手稱是,駱君搖想了想道:“對了,我之前帶到漳州的那些東西,商公子可看過?”

     商越笑道:“自然,王妃帶來的都是極好的東西,只是沒想到王妃竟然還會幫人牽線做生意。”

     駱君搖笑瞇瞇地道:“你跟澹臺姐姐也認識,我不信你不知道那些綢緞錦繡的產業我也有份。還有那些瓷器,是悅陽侯府的產業,茶葉么…是我大嫂帶人在懷州種的。”

     商越自然是知道的,這些話也不過是玩笑罷了。

     但他還是端起茶杯朝駱君搖舉了一下,道:“敬王妃,敬那幾位姑娘和夫人。回頭我會親自去和她們商談此事的。”

     駱君搖舉起茶杯跟他碰了一下,“辛苦商公子了。”

     (本章完)www.xsjw.cc
如果喜欢《皇城第一嬌》,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