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首頁 > 都市小說 >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 第2587章 家門不幸

第2587章 家門不幸

目錄

    第2587章 家門不幸

     無奈之下,林寧只能待在肝外科的普通病房。

     但是在普通病房,根本不清楚林文正跟周卿現在是什么情況。

     林寧恨不得林文正跟周卿能夠磕傷腦子,腦出血什么的,再出點意外那更好,她恨不得讓他們夫妻二人也感受一下被病痛纏身的痛苦。

     只是在普通病房,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沒人通知她,問司曜,司曜也沒回復。

     林文正跟周卿的消息如同石沉大海,她沒有辦法,只能上來借著探望的名義,來打聽他們的狀況。

     可沒想到,剛出電梯,便被攔住。

     護士長無奈,在醫院林寧已經是個名人,是很不好的那種名人,要不是患者本人的吩咐,她還真不敢攔著,“很抱歉林小姐,要是您有不滿的可以跟行政部門投訴反饋,這邊麻煩您不要大吵大鬧影響到其他病人休息,您要是非得繼續這樣,那只能讓保安送您回去肝外科。”

     “你等著!我一定要投訴到你丟工作為止!”林寧怒氣沖沖,轉過身的時候,卻看見慕少凌。

     在與他四目相對的瞬間,她如同老鼠碰見貓一般,眼中閃過一抹恐懼。

     無論在什么情況下碰見慕少凌,她都能想起這個男人當初的無情無義,還有他的那些手段,讓她淪落至今,下場凄慘。

     所以,林寧很怕慕少凌,尤其是,今天做了虧心事。

     林寧想要快步離開,立刻按下電梯。

     電梯門打開,一個警察跟青雨的下屬走了出來。

     林寧見狀,眉頭緊鎖,“你們是鬼嗎?怎么我去哪里你們就在哪里,陰魂不散的,我是受害者,不是犯罪者!”

     警察板著一張臉,跟著林寧來到醫院,甚至等她辦好入院手續后,醫生來過檢查,說人暫時沒有什么事情,這個狀態可以錄口供,他才準備給她錄口供。

     誰知道林寧問非所答,還偷偷溜出病房來到這里。

     害他一整個小時,都在找林寧,最后通過醫院保安室的監控系統,才知道她來了頂樓這邊。

     來醫院一個上午,他是一句口供都沒錄成,警察也無奈。

     “林小姐,既然您是受害者,理所當然要配合我們錄口供。”警察說道。

     “我現在身體不舒服,不適合錄口供。”林寧走進電梯,即使沒有跟慕少凌對視,她還是感覺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陰鷙,無情……

     警察無語地跟上,她這個狀況,哪里是不舒服?

     到處亂跑的模樣,要不是她身上穿著這一身病患服,她跟正常人倒沒有多大的差別。

     慕少凌也跟著走進電梯。

     林寧見他高大的身影,呼吸不禁一緊,手也跟著不禁顫抖起來。

     她害怕……

     害怕慕少凌會問她當時的事情,她怕自己會因為恐懼全盤托出。

     林寧垂眸,努力讓自己無視慕少凌的強大氣場。

     慕少凌站在電梯的角落,盡管一言不發,盡管她垂眸努力裝作他不存在,但心里還是恐懼來自他的壓迫感。

     手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

     終于電梯到達肝外科的樓層,林寧幾乎是逃的那樣,走出電梯。

     她左腳踏出電梯之際,慕少凌卻開口道:“三號。”

     青雨的下屬應了一聲,“是,老板。”

     “保護好林小姐。”慕少凌抬眸,看了一眼林寧。

     被提及的她,瞬間背脊僵直,感覺毛骨悚然。

     她沒有逗留,快步離開。

     三號又道:“好的,老大,我會寸步不離的保護好林小姐。”

     他說的寸步不離,就是寸步不離,林寧本來已經拉開了距離,三號邁著長腿直接跟上。

     林寧感覺到背后跟著的男人,她有些想哭。

     之前她之所以能擺脫警察跟這個男人,是因為她住的是三人病房,里面都是女病人,三號不好進去,就在病房門口來回走動。

     林寧現在有預感,慕少凌這個指令傳達下來,三號也不顧病房里是不是都是女人,他肯定會寸步不離地跟在她的身邊。

     VIP病房里。

     念穆坐在沙發上,聽到了一點聲響,她立刻站起來,往病床那邊看去。

     醒來的人,是林文正。

     念穆趕忙上前,“林伯父,您醒了。”

     聽見她的聲音,林文正眼前亮了亮,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他果然看見念穆就站在床邊,他說道:“念穆,你錄完口供了?”

     因為腦震蕩的緣故,他說話的語速很慢。

     念穆知道是什么原因影響的,雖然說過兩天就能恢復,但是內疚的情緒還是在這瞬間快速增加。

     “是啊,林伯父,您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念穆問道。

     林文正也不敢隨意搖頭,怕自己搖昏了會吐出來,說道:“我沒事,跟剛才一樣,過兩天就能好。”

     “嗯。”念穆感覺喉嚨癢癢的,知道自己此刻要是說話,肯定會哽咽。

     “少凌說你的手受傷了……”

     “不礙事的,都是小傷。”念穆連忙說道。

     “是救你林伯母弄傷的吧?讓我看看。”林文正此刻躺著,能看到的視野很少。

     念穆知道要是自己不給他看,他肯定會不折不撓的,于是抬起右手,說道:“您看,就這點傷,都包扎好了,不會有事。”

     “破傷風打了嗎?”林文正關心道。

     “都打過了,您放心吧。”念穆的眼睛不禁濕潤起來。

     “紗布包的這么結實,傷口一定很大吧,一定很痛,孩子,在我面前,不用堅強,是我們連累了你。”林文正絮絮叨叨,要是他能保護好周卿,周卿也不會被迫當人質。

     這樣,念穆也不會為了救周卿,而受傷。

     念穆搖頭,“那些人是沖著我來的,所以是我害了您們。”

     “要不是你林伯母拜托你幫忙給林寧調理身體,你也不會這樣,這件事,不怪你,說到底,都是家門不幸啊。”林文正悠悠長嘆一聲。

     即使現在警察沒有調查出什么來,他還是懷疑這件事跟林寧有關系。

     不然,按照林寧討厭念穆的程度,她又怎么可能被周卿說服,讓念穆來給她調理身體?

     而且,把地點定在林宅,也是林寧的建議。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