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首頁 > 歷史小說 > 東晉北府一丘八 > 第四千零八十三章 保有用身將有為

第四千零八十三章 保有用身將有為

目錄

    朱超石痛苦地搖著頭,不停地說道:“不,我不配活在這個世上,不管怎么說,我指揮失誤,害死了數千兄弟,最后也沒救下無忌哥,這一年來,為了取得妖賊的信任,我指揮他們打了不少仗,殺傷了我們很多晉軍兄弟,我甚至下令處死了十余名不肯投降妖賊的大晉文武官員,我手上,早就沾滿了自己人的鮮血,就算你們原諒我,我自己也不能原諒我自己的。”

     “我相信師父,道規哥,還有希樂哥,阿壽哥他們,還有道濟,大石頭,鎮惡,懷玉,你們這些人一定可以打敗妖賊,徹底平定這場持續了十余年的大敵,還大晉百姓一個太平,我相信你們一定能斬殺妖賊頭子,繼而挖出天道盟的黑手,永遠地終結這場亂世,但我不配再繼續陪你們走下去了。軍令如山,無論是投敵還是叛軍,都是死罪,只希望道規哥你能看在我以往的功勞的份上,勸師父不要株連我的家人,我大哥,還有我的妻兒老母,他們是無辜的。”

     劉道規平靜地說道:“如果說一時身在敵營,被迫與我軍作戰,有所殺傷,就是不能回頭,那我們所有人都不用活了。要按這個道理,包括大哥在內,我們所有人,都曾經降服過桓玄,都曾助他叛逆過,甚至我們自己的手上,也曾經沾過以前的北府老兄弟的血,這些都是為了取信于敵酋,將以有為也。小石頭,你經歷過的事情,我們全都經歷過,所以能明白你的這種苦痛。”

     朱超石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抬起了頭:“你們,你們還有這樣的往事?”

     劉道規沉痛地點了點頭:“是的,當年桓玄篡逆,劉牢之不戰而降,事后被桓玄逼反,以此借口大肆地屠殺北府軍以前的老將宿將,象劉牢之,高素,何衡,竺謙之,孫無終等多位北府軍元老,都死于屠刀之下,而桓玄為了試探我們的忠誠,有些捉人拿人的任務,甚至就是親自給我們這些人下達,就好比我,就曾經跟隨希樂哥,親自去捉拿過孫無終將軍,那可是我們初入北府從軍時,就帶我們訓練的老將軍,老上級啊。”

     說到這里,劉道規的眼中淚光閃閃,聲音也變得哽咽了。

     朱超石并不知道當年的這些往事,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搖頭道:“居然,居然還有這樣的事?”

     劉道規抹了抹眼睛,說道:“當年我們也跟你一樣,想著借這機會放孫將軍一條生路,可是他卻在營中跟我們說,妻兒老小都在桓玄手中,這把年紀了,逃得一命又能如何,他請我們保護他的妻兒,自己則自盡,讓我們回去交差,這點,跟無忌哥用性命來掩護你,不是一樣的性質嗎?”

     朱超石咬了咬牙:“這還真的是老北府軍的傳統,忠義之風代代相傳哪。道規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說,留得有用身,為北府軍,為大晉,為天下百姓作出更大的貢獻,才能告慰這些英靈,對嗎?”

     劉道規點了點頭,正色道:“是的,小石頭,你的將才,你的忠心,我們全都知道,這回若不是你使計,讓妖賊的船隊自相撞擊,除掉了他們最厲害的潛龍戰船,只怕我們的攻擊,也沒這么容易,若不是你讓敵艦相連,我們也不可能這樣順利地火攻巨艦,這一戰要論功,象齒都只是第二,你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象齒兄弟,你沒意見吧?”

     魯軌笑了笑:“沒見到朱將軍之前,不知道這其中的過程,我還以為我自己縱火焚了巨艦,是頭功,可現在看來,要不是有朱將軍,恐怕我連放火的機會也沒有,不要說頭功,只怕連性命也未必還在了。道規哥,你說得不錯,此戰的首功,就是朱將軍的,誰有意見,先問問我的拳頭!”

     說到這里,魯軌用力地揮了揮自己沙包大的拳頭,虎虎生風,而所有人也跟著點頭稱是。

     劉道規的臉上閃過一絲欣慰之色,說道:“小石頭,就算你以前有在南康指揮失當,喪師失地的過錯,但這回的功勞,足以抵消以前的罪過了,你在妖賊之中一年,熟知其內情,我們正需要你的情報,現在我們雖然勝了一陣,但妖賊主力尚在,盧循和徐道覆二賊更是主動東進,也不知道希樂哥是不是能順利抵擋他們的攻擊,我們的任務仍然艱巨,絕不可以輕敵大意,更不能因為勝了一陣就以為可以坐守荊州,高枕無憂了。”

     說到這里,劉道規沉聲道:“妖賊的本意只是想監視江陵,確保其水運通暢,并不是想強攻江陵,如果不是小石頭身為主帥,拍板決定打這一戰,只怕我們也很難威脅敵軍的補給線,這里面透露出兩個非常讓人擔憂的情報,大家可知是什么嗎?”

     檀道濟若有所思地說道:“說明妖賊的主力,是向東而去,不想再在荊州這里跟我們打持久戰和消耗戰了,也不是要回頭打下江陵,形成荊揚對峙的局面,他們是直接奔著建康去的,而且,水軍的主力放到了這里,說明他們如果想要突破豫州,打敗希樂哥,是要靠陸戰?”

     劉道規的神色嚴肅:“是的,妖賊如果不是有陸戰擊敗希樂哥的豫州軍團的把握,絕不會用這樣的打法,我們根本沒有時間再按原定的計劃那樣,慢慢地斷敵糧道,引敵回援,以徐道覆的兇悍與迅勐打法,就算我們占了長沙,切斷了他們回師的通道,也絕不可能再回頭與我們爭奪了,全軍東進,一路順江而下直撲建康,才是唯一的選擇,我們不僅不能停留,還得迅速地重組軍隊,水陸并進,直撲豫州一線才行。”

     到彥之搖了搖頭:“恐怕沒這么容易吧,敵軍還有兩支有巨艦的分艦隊在攻打我們的馬頭,烏林渡口,聽到敗報后恐怕會合兵一處,我們水戰中并沒有必勝他們的把握,更不用說直接攻向江州了,今天一戰,雖然大破敵軍,但我軍損失也不小,西邊還有譙蜀軍隊的威脅,道規哥,請你三思啊。”www.xsjw.cc
如果喜欢《東晉北府一丘八》,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