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圣
首頁 > 武俠小說 > 人道大圣 > 第二章 算計

第二章 算計

目錄

    陸葉頓覺一股大力揪住自己,身形不由自主地跟著前行,忍住胸中傳來的疼痛,他開口問道:“楊管事,咱們去哪?”

     “少廢話!”楊管事惡狠狠一句,走出幾步,又看向陸葉身后的礦簍:“丟了。”

     陸葉不敢不從,解開礦簍丟在地上,不過他沒有將礦鎬丟下,楊管事只看了一眼,倒沒再說什么。

     往內行去,身后的光明越來越遠。

     礦道深處很昏暗,只有每隔數十丈的火把才會提供一點光明,而且整個礦脈內的通道犬牙交錯,地形及其復雜,并非每一條礦道內都有火把照明,大部分礦道常年都被黑暗籠罩,誰也不知道那些礦道通往何處。

     所以在這里采礦,如果不循著火把的痕跡,很容易會迷失方向。

     凡人之軀的礦奴們一旦在這種地方迷失方向,下場可想而知。

     礦奴們的口中,有火把照明的礦道是明道,那些常年被黑暗籠罩的,則是暗道。

     時常會有火把燃盡,明道變暗道,礦奴迷失方位,活活餓死的例子。

     隨著楊管事一路前行,陸葉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那就是楊管事不時地便會回頭張望,神色緊張。

     好像身后有什么危險一樣。

     楊管事這般模樣,搞的他也跟著緊張起來。

     “陸葉,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暗道?”楊管事忽然開口。

     “嗯。”陸葉點頭,在楊管事面前否認這個沒有意義,事實上不止陸葉掌握了幾條暗道,礦上那幾個強大的礦奴,每個人手上都有幾條暗道。

     明道雖然安全,但能開采的地方已經不多了,反倒是危機重重的暗道,經常能找到一些好貨。

     正是借助這些資源豐富的暗道,陸葉才能每日收獲滿滿,否則他哪有多余的貢獻去兌換氣血丹。

     這也是楊管事在認出陸葉之后將他帶上的原因。

     “楊管事要去那些暗道?”陸葉問道,楊管事忽然問起暗道的事讓他有所猜測。

     楊管事道:“帶我去,找一條最隱蔽的暗道。”

     “好!”陸葉點頭應道,走沒幾步,忽然悶哼一聲,伸手捂住了胸口。

     他胸口的骨頭被打的有些移位,跟著楊管事這一路疾走,根本沒法好好休息,此刻牽動了傷勢,疼痛讓他頓住身形,額頭滲出細密的汗水。

     楊管事不滿地看他一眼,躊躇片刻,伸手探入腰間一個布囊中,很快抓出一枚圓滾滾,黃豆大小的丹藥,遞給陸葉道:“吃了!”

     陸葉接過,也認不出這是什么丹藥,他這一年來只接觸過氣血丹,手中這枚丹藥跟氣血丹明顯不太一樣。

     不過這個時候楊管事有用到自己的地方,應該不會坑害自己,這東西大概率是療傷用的。

     他將那丹藥塞進口中,嚼了幾下,頓時悔的腸子都青了,因為這藥苦的要命。

     “嚼它做什么?吞下就行了,這是療傷丹。”楊管事沒好氣道。

     果然是療傷用的丹藥,陸葉愁著一張苦瓜臉,還得感恩戴德:“多謝楊管事。”

     “真想謝我就趕緊走。”楊管事推了他一把。

     陸葉不得不強打起精神,在前方領路。

     那丹藥雖苦的要命,但效果卻好的出奇,服下沒片刻功夫,陸葉便感覺小腹處有熱流涌動,緊接著胸口的傷也沒那么疼了,反而變得酥酥癢癢的。

     這讓他不得不感慨一聲,果然是良藥苦口。

     在陸葉的帶領下,兩人在交錯縱橫的礦道中不斷前行,偶爾遇到一些回程的礦奴,楊管事都是抬手一掌便打殺了。

     陸葉看的眼皮子直跳,心中的猜疑愈發清晰了。

     約莫一個時辰后,兩人駐足在一條暗道前,陸葉手中已經多了一個火把,這個火把是他從附近取下來的,開口道:“楊管事,這里就是最隱蔽的暗道了,你進去之后第一個路口左拐,第二個路口……”

     話沒說完,楊管事便一腳將他踹了進去:“前頭帶路!”

     陸葉一顆心沉入谷底,他不想在前頭領路,從這一路行來楊管事的種種舉動來看,自己真把他領到地方了,恐怕沒什么好下場。

     但最后的嘗試已經失敗,楊管事顯然不打算孤身深入暗道,有陸葉這個熟悉地形的人引著,總比他自己摸索要好很多。

     沒奈何,陸葉只能繼續前行。

     一路七拐八繞,縱是修士的楊管事都有些不記得回去的路了,又一個多時辰后,前方的礦道已經被堵死了,再沒有前路。

     陸葉將火把插在巖壁的一處暗樁上。

     楊管事長呼一口氣,坐在地上喘息,扭頭瞥了陸葉一眼,忍不住笑道:“真是有本事,這種地方都能被你找到。”

     陸葉笑了笑:“運氣好。”

     楊管事點點頭,不再多言。

     陸葉道:“楊管事,那我先回去了。”

     楊管事微微抬起眼皮,淡淡道:“陸葉,你是個聰明人,聰明人就應該做聰明事。”

     一邊說著,他一邊站了起來,漫步朝陸葉行去,搖曳的火光將他的影子印照如鬼影亂舞。

     陸葉面上一片慌張:“你什么意思?”

     楊管事嘆了口氣:“不妨跟你明說了吧,浩天盟的人來了,這一條礦脈暫時怕是保不住了,我是來避災的,雖然很感謝你帶我來到這里,但我不能讓你回去。”

     陸葉一步步后退,心中暗道果然如此,之前他見楊管事殺掉那些礦奴的時候就隱隱有些猜測了,楊管事生怕進入礦道的消息走漏,自然是要殺光所有見到他的人。

     而他在礦道出口見到陸葉之后之所以感到驚喜,就是因為知道陸葉能帶他找一處隱蔽的地方藏身。

     躲在這種地方,哪怕浩天盟的人攻占了礦脈也輕易尋他不得,有很大概率能夠逃過一劫。

     正是意識到自己的處境,陸葉才會一直想要脫身,然而楊管事不松口,他哪里走的掉?

     “那我留下來陪你,我不走了。”陸葉的后背抵在巖壁上,退無可退。

     楊管事頓住身形,好像認真思考了一下,但很快搖頭道:“我帶的吃食不多,我也不知道要在這里躲多久,雖說浩天盟不可能在這里久留,但一兩個月的時間總是有的,這么長時間,你餓都餓死了,哪里還能陪我。所以作為感謝,我送你一程!”

     兩人距離只有三丈,話落時,楊管事便一掌朝陸葉拍了過去。

     雖然他的修為不高,可真要殺陸葉一個凡夫俗子也是輕而易舉的。

     但他萬萬沒想到,就在他動手的一瞬間,陸葉竟提著礦鎬迎頭沖來,狠狠一礦鎬朝他的腦袋砸下。

     陸葉的狠辣和果斷讓楊管事有些意外,但也僅此而已了……

     然而緊接著發生的事,卻讓他亡魂皆冒。

     他忽然發現自己靈竅中的靈力運轉晦澀,好像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將靈力禁錮,只能催動出微不足道的一絲。

     礦鎬迎頭襲來,楊管事想要退去已經來不及,只能將拍向陸葉的手掌擋在面前。

     咔嚓一聲脆響,礦鎬正中楊管事的胳膊,將他的手臂打折。

     楊管事忍不住慘叫一聲,連連后退。

     一擊得手,陸葉提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看來之前聽到的一些傳聞是真的,那就還有活路。

     他得勢不饒人,步步緊逼,手中礦鎬不斷輪下,竟打的楊管事幾無還手之力。

     楊管事雖是邪月谷的修士,但修為不高,所以才會落個管理礦脈的閑職,這一生很少與人拼勇斗狠,對付礦奴,他憑借自身的修為隨意捏扁搓圓,但修為受到極大壓制之后,他比起一般的凡人強的有限,遇到陸葉這般心狠手辣之輩,頓時被打的暈頭轉向。

     他一邊躲避著陸葉的猛攻,一邊將手探入自己腰間的布囊,緊接著一抬手,寒光閃現。

     陸葉嚇一跳,急忙止住身形,架鎬去擋。

     那寒光切在礦鎬前端,精鐵鑄就的礦鎬直接被削去一半。

     陸葉定眼朝楊管事手中望去,發現他不知何時已經抓住了一柄長劍!那是他從腰間布囊中取出來的。

     楊管事狠狠揮動了下手中之劍,威懾的陸葉不敢隨意上前。

     局面一下僵持住了,礦道最深處,凡人之軀與修士彼此對峙,前者臉色冷毅,后者神情狼狽,劇烈的疼痛讓他表情扭曲。

     “元磁力場?”楊管事咬牙低喝,短短片刻功夫,他已經弄明白自己的靈力為何被禁錮了。

     這里竟富含大量的元磁礦石!

     元磁礦是一種很珍稀的礦物,論珍貴程度,在這條礦脈中,元磁礦的價值首屈一指,這種礦石對一些修士有大用。

     不過元磁礦有一個特性,那就是會釋放一種無影無形的力場,這種力場會限制范圍內所有靈力的流通。

     修士一旦處于這種力場中,一身實力必定大減。

     楊管事修為有限,被這元磁力場籠罩,一身靈力幾乎完全被禁絕,一下從高高在上的修士淪為普通的凡人。

     他頓時想起,這一年來,陸葉確實偶爾會開采回來一些元磁礦,不過其他人也有開采,只是數量都不多,所以他并沒有太在意,畢竟這條礦脈中蘊藏著各種各樣的礦物。

     可現在看來,陸葉手中一直掌握著有大量元磁礦的位置,他卻沒有大肆開采來兌換貢獻,只是偶爾開采幾塊,免得被人覬覦,當真是心機深沉。

     “你算計我?”楊管事快瘋了,到了此時他哪里還不明白陸葉是故意將他帶到這里來的。

     本以為生殺予奪的凡人竟對他露出獠牙,楊管事怒不可揭,然而眼下他一條胳膊被砸斷,身上多處受傷,在這沒辦法發揮自身修為的環境中,他還真不是陸葉的對手。

     所以他當機立斷,轉身就跑。

     眼見此景,陸葉頓感不妙。

     對元磁力場的事,他只是一知半解,在第一次上繳元磁礦的時候,曾聽邪月谷的修士說起這種礦石的特性,所以便留了心。

     在半道上親眼見到楊管事殘殺遇到的礦奴,他就知道此行兇多吉少,所以才會將楊管事帶到這里來,在他砸斷楊管事一條胳膊之前,他并不確定這里的元磁力場能不能限制住楊管事的實力。

     好在吉人自有天相,元磁力場果然讓楊管事束手束腳。

     但元磁力場籠罩的范圍也是有限的,一旦讓楊管事逃出力場的范圍,那他就死定了。

     絕不能讓楊管事逃走!

     陸葉心頭發狠,彎腰撿起一塊拳頭大的石頭,狠狠朝楊管事擲去。

     狼狽奔逃的楊管事哪里想到陸葉還有這陰招,一下被砸中后腦,踉蹌倒地。

     還不等他起來,呼嘯的風聲已經傳入耳中,楊管事匆忙翻身,正見陸葉沖到近前,掄起手中還剩下半截的礦鎬。

     這下根本沒辦法躲避!

     生死之間,楊管事大叫一聲:“一起死吧!”

     手中長劍猛地捅出!

     下一刻,他的腦袋便被礦鎬砸爛,陸葉尤不放心,又狠狠砸了幾下,望著眼前不斷抽搐的身影,這才確定對方活不了了。

     劇烈的疼痛從大腿處傳來,他低頭看去,只見自己腿上插著一柄長劍,赫然是楊管事手中那把。

     自己竟不知何時被捅了!方才他完全沒感覺到。

     丟下手中礦鎬,陸葉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感受著生命的美好。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