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圣
首頁 > 武俠小說 > 人道大圣 > 第一千三十六章 備戰

第一千三十六章 備戰

目錄

    接下來的日子,陸葉一邊催動天賦樹的威能吞噬血晶修行,一邊煉制陣盤。

     幾乎每一日都有近兩百塊陣盤煉制而出。

     封無疆每隔兩日會來找他一次,將他煉制的陣盤取走。

     盡管一直待在房間中未曾外出,但陸葉依然有一種山雨欲來的緊迫感。

     他知道,留給圣地這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血族四方戰線,百多萬大軍必然已經在攻來的路上,用不了多久就會兵臨城下,到時候圣地存亡只在一夕之間。

     —月時間,倏忽而過。

     這段時間陸葉陸陸續續煉制的陣盤足有五六千之多,吞噬的血晶亦是難以算計。

     陣盤不需要繼續煉制了,因為已經足夠使用。

     正好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修行之中。又過十來日,體內靈力再度精純一分,靈力九轉,無形氣浪轟然席卷,陸葉徐徐睜眼。

     真湖九層境了。

     距離神海,也只不過一步之遙。

     時間所剩不多,無法讓他再修行至神海境,而且與血族的大戰即將展開,他也沒有繼續修行下去的心思。

     沒有立刻起身,而是花了兩日時間鞏固下自身修為。

     這才走出門外,尋得一直留在圣山上的青衣侍者,吩咐他幫自己找些材料來。

     青衣侍者自無不從,他之所以留在這里就是得了封無疆的吩咐,讓他滿足陸葉的一切所需。

     一個時辰后,青衣侍者帶來了陸葉所需的種種材料,陸葉著手調配。

     青衣侍者在一旁看的好奇,便開口問道:“大人這是要做什么?”

     陸葉解釋道:“刺紋所用。”

     “刺紋?”青衣侍者不解,那是什么東西?

     “看著就知道了。”陸葉也沒解釋,隨口問道:“敵情如何?”

     青衣侍者神色一肅:“之前聽圣主說,血族大軍已經開始橫渡神闕海了,短則六七天,長則十天半月就會打上來。”

     陸葉點點頭,時間還夠用。

     小半日后,所有材料都調配完畢,陸葉沖站在一旁的道十三招招手,道十三便乖乖地走上前來。

     “上衣脫了,躺下。”陸葉指著面前的木床。

     道十三依言而為。

     一切準備妥當,陸葉這才取出師尊送自己的那一套刺針,開始在道十三身上刺下靈紋。

     所刺,自然是同氣連枝靈紋。

     雖說已經有了同氣連枝陣盤,只需身處在陣盤威能籠罩范圍內即可與同伴氣機相連,輕松結成陣勢。

     但這終究有一個弊端,那就是陣盤可能會被敵人繳獲,為敵所用。

     而且大戰之中,一旦陣盤被打碎,那陣勢就不攻自破,畢竟陣盤本身也不是什么特別堅固的東西。

     但刺下刺紋就不一樣了,絕沒有被繳獲或者打碎的可能,除非身死!

     陸葉準備給道十三和自己麾下的那些血奴們都刺下同氣連枝刺紋,如此一來,他們本身就能替代陣盤,也可以說他們每一個都是陣盤,能夠隨意與其他人氣機相連。

     甚至說將這些刺下刺紋的魂奴們撒進人族修士大軍中,也能起到替代陣盤的作用,關鍵時刻或許能夠發揮奇效。

     陸葉很久沒有鉆研刺紋之道了...上次鉆研這東西:..還是在云河戰場的回天谷靈地中,..給狼群刺下刺紋。..

     自踏上修行之路,以靈紋之道為根基,他接觸的外道太多,陣法之道,刺紋之道,煉器之道等等,日后可能還會接觸更多,但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自然不可能樣樣都通。

     r

     樣樣通的唯一結果就是樣樣松。

     修行才是他最需要做的,或許有朝一日自身修為進無可進的時候,他會研究更多的外道,但眼下不成。

     雖說在刺紋之道上的造詣稀松,但得益于天賦樹,刺紋對他來說還真沒太大的難度。

     否則也不會第一個就選了道十三。

     青衣侍者站在一旁,看著陸葉一手舞成了幻影,―根根刺紋騰換著,道十三的胸膛上逐漸出現了一道復雜的靈紋圖桉,不免有些嘆為觀止。

     不多時,道十三起身,重新穿戴好衣物,陸葉又喚來一個血族魂奴,如法炮制。

     并非所有血族魂奴的刺紋都刺在胸口上。

     這些血族,有的是女性血族,只能選擇刺在后背上,胸膛不平整,也影響他刺紋之道的發揮。

     花了兩日時間,陸葉將所有的血族魂奴都刺下了刺紋。

     這才開始操練他們。

     所謂操練,無非是讓他們熟悉陣勢的演變。

     陸葉早已從大師兄那里要來了許多陣勢的演練之法,只為今日做準備,有偏向防御的玄武望月陣,有傾向殺伐的白虎轟天陣,還有變幻莫測的蒼龍七宿陣。

     這些陣勢的名字聽起來都威勐無比,想來實戰中發揮出來的效果不會太差。

     而且視人數不同,所能結成的陣勢也不同。

     若只兩人,便可結二龍出水陣,往上還有天地三才陣,四級兜率陣,直至九人的九宮連環陣。

     九州天機這數百年往血煉界送了很多人過來,一個個見多識廣,閱歷豐富,這些陣勢都是那些老前輩們提供的,囊括九州最少上下千年的菁華。

     正常情況下,想在這么短的時間熟練陣勢的變化,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哪怕結陣之人彼此間再熟悉也不成。

     更不要說道兵這樣靈智有缺陷的存在了,那是永遠都不可能搞懂陣勢為何物的。

     但在同氣連枝的輔助之下,道兵們演練起來竟也是有模有樣。

     修士結陣的最大難點就在于氣機相連,每個人的氣機波動都是不―樣的,想要氣機相連就得互相遷就,互相嵌合,就如構建靈紋時的陰陽二元。

     每一道靈紋都是由無數個陰陽二元以不同的方式組合起來的,這才能形成一個整體。

     同氣連枝靈紋完美地解決了這個最大的難點,剩下的自然就簡單了。

     如此操練了數日,陸葉這才領著—群道兵,雄赳赳地飛出圣山。

     已詢問了大師兄的位置,陸葉直朝那邊趕赴。

     少傾,在一座外圍小島上,見到了大師兄的身影。

     小島上有城池,但并不是用來住人的,圣地這邊所有人族都集中在中央的大島上,外圍的小島,乃至島上的城池,都只是防御工事。

     城中諸多人族修士忙忙碌碌,做著大戰前的最后籌備。

     封無疆就站在城墻之上,身邊―道道身影或坐,或站,少說也有七八十位,大師兄顯然正在分配防守的任務,而此刻有資格站在他身邊的,皆都是來自九州的頂尖強者們。

     本土這邊經過幾十年的發展雖然也有不少神海境誕生,但修為都不算太高,還沒資格出席這樣的場合。

     陸葉趕至的時候,一雙雙目光立刻望了過來。

     沒有威壓,但陸葉依然感覺壓力如山。

     抬眼掃過,見得這些人幾乎個個都是發須雪白,少有中年人的身影。

     倒是有少數幾個女修,如月姬那樣保養有術,看起來青春靚麗,夾雜在這樣的一群人當中,當真是有些鶴立雞群。

     陸葉在人群之中看到了劍孤鴻,看到了無常和蒙桀,還有那鳩婆婆......

     落下身形,身后一大群道兵也跟著落了下來,個個表情木訥,雙眸無神。

     對比而言,道十三無疑要正常的多。

     “圣主,這就是你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師弟?”有個白發蒼蒼的老者開口問道,其他人都饒有興致地上下打量陸葉。

     封無疆哈哈一笑,親熱地摟住了陸葉的肩膀︰“不錯,這就是我同門師弟,諸位前輩看著如何?大江后浪推前浪吧?

     陸葉連忙四圈行禮:“兵州碧血宗陸葉,見過諸位前輩。”

     態度恭敬的不行。

     沒辦法,在這里的可都是真正的老前輩們,每一個都是在自己的時代中力)玉群雄,攪動九州風云的人物,不管他們是出身浩天盟還是萬魔嶺,如今都是自己人。

     陸葉其實很挺喜歡這種氛圍的,大家為了一個目的共同努力,彼此間沒有隔閡姐齲。

     不像在九州,哪怕是同一個陣營的,也有諸多明爭暗斗。

     不同車營的z藝的立就有拔間沒有私仇,只是陣營的對立就有拔

     刀相向的理由。

     那白發老者便伸手撫須,微微—笑:“確實是江山代有人才出。”

     陸葉真湖九層境的修為在他們這些人

     民中確買不算1TA二的們準人不陸葉所展現出來的手段,他們誰人不

     知,誰人不曉?

     原本這一次血族圍剿,圣地這邊其實是沒有多少信心的,因為就探聽到的有限的情報顯示,血族這次出動的兵力遠勝之前,而且大軍之中隱藏了許多血族強者,其中必然有數量不少的圣種。

     顯然血族也知道,這一次只要攻破圣地的外圍防線,便有機會將這顆毒瘤從神闕海中拔除,鏟除這個心頭大患。

     為此,血族也是下了大力氣的。

     這就導致碧血圣地這邊原本的勝算很低,在陸葉出現之前,圣地這邊的老前輩們甚至一度分成了兩派,其中一派主張將眼下的人族修士帶出神闕海,另尋地方安置,以圖后續。

     只不過此事難度太大,才沒能成行。

     這里畢竟是血煉界,是血族當家做主,封無疆當年尋覓到神闕海這邊創建碧血圣地,已是運氣,這世上可再沒有另外一個神闕海能給碧血圣地提供這般有利的地形。
目錄
返回頂部